> 新聞中心   > 新疆地州 > 正文

重逢克拉

核心提示: 出庫車進秋里塔格山,依舊是熟悉又陌生的風景,刀片山、鹽水溝、魔鬼城、伸入云端的天路……沉寂六年的記憶,隨著海拔的上升逐漸抬升、催化、發酵、迸發。

■出庫車進秋里塔格山,依舊是熟悉又陌生的風景,刀片山、鹽水溝、魔鬼城、伸入云端的天路……沉寂六年的記憶,隨著海拔的上升逐漸抬升、催化、發酵、迸發。

□李佩紅

走進克拉2氣田的功勛井——克拉2—7井,就聽到天然氣沖出地面發出的猛烈呼嘯聲,井場內黃色的管道、紅色石頭擺成的“西氣之源”幾個大字格外醒目。

克拉采氣作業區經理楊忠武一身工裝站在克拉2—7井前,渾身上下透出石油人特有的自信、沉穩和鎮定。“我們身后的這口井,自2014年至今已通過西氣東輸工程輸送了135億立方米天然氣,單井平均日產天然氣110萬立方米,按照一戶居民一天消耗一立方米天然氣計算,一口井產出的天然氣可滿足一座200萬人口以上的中型城市的生活所需供氣量。”楊忠武介紹。

時隔6年,再次來到克拉氣田。出庫車進秋里塔格山,依舊是熟悉又陌生的風景,刀片山、鹽水溝、魔鬼城、伸入云端的天路……沉寂6年的記憶,隨著海拔的上升逐漸抬升、催化、發酵、迸發。

庫車凹陷曾是藏寶之地。地上,層巒疊嶂、壁立千仞;地下,幾千米厚的巖石、怪坡、鹽膏構成層層設置的陷阱、死局和迷魂陣,被地質人員稱為“死亡之地”。哪怕在交通高度發達的今天,乘車進入秋里塔格,仍然會感受到山崩地裂般的力量,因陷入強大的磁漩渦而幾度令人驚悸、窒息。

塔里木石油勇士把挑戰極限視為信仰,從上世紀50年代起,他們的腳步深入南天山,在近40年里先后鉆探了5口井,均以失敗告終。其中最為慘重的代價是1993年2月開鉆的東秋5井和克參1井,鉆了兩年兩個月,耗資上億元。當時在油田辦公室工作的我,每周參加甲乙方協調會,東秋5和克參1兩口探井的進展情況是會議的重要議程。巨型復合鹽巖層、高陡構造、地層大傾角、高壓鹽水層、軟泥巖,“魔鬼的防線”一道接一道。鉆井過程中卡鉆、斷鉆、溢漏、坍塌……各種困難接踵而至。

在那段時間,不懂石油勘探的我真正見識了那一代石油人勠力同心、攻堅克難的頑強精神。1996年,油田面對碳酸鹽巖和高陡構造兩大世界級難題展開新一輪科技攻關,在物探技術理論取得重大突破后,上鉆克拉1井,因構造保存條件差,油氣已跑得無影無蹤。在決定性的時刻,油田地質專家們圍繞要不要上克拉2井的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辯論,多次審慎嚴謹地辯論后,克拉2井上鉆了。1998年1月,一股強勁的天然氣流從天山南麓的克拉2井呼嘯而出,曾經不可一世的“魔鬼的防線”終于被制服,埋藏億萬年的寶藏重放光明。

經過20余年的不斷開發建設,如今的克拉2氣田已成為西氣東輸工程的主力氣源,向東部地區源源不斷地輸送著優質天然氣,保障著這條關乎國計民生的能源之路。

記得2003年初夏第一次去克拉2氣田,那兒正在平整中央處理廠場地。在大山中建設油田太難,遇河架橋,逢山開路,僅一個中央處理廠就要平整兩個足球場大的面積,拉運成千上萬噸礪石。在克拉2氣田的建設中,塔里木石油人創造了多項世界紀錄,僅用15個月就高質量地完成了許多中外專家認為至少需要24個月才能投產的建設任務。“勇闖禁區,挑戰極限,頑強攻堅,爭創一流。”16字的克拉2氣田精神喊出了塔里木石油人的最強音。

克拉2氣田到了,平靜已久的心,再一次澎湃起來。在回憶與現實的快速切換中,車一頭鉆入清涼的綠色之中,左邊大片的格桑花在清風烈日下搖曳;右邊柳樹、榆樹、楊樹、白蠟已郁郁成林,這里的每一朵花、每一棵樹都是石油人心語的延伸。

克拉2氣田是塔里木油田公司開發的第一個特高產、特高壓、特高豐“三高”氣田,開發至今的十幾年,為油田培養輸送了百余名天然氣開發管理人才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,僅僅時隔6年再到克拉2氣田,看到的幾乎是新鮮面孔,90后,甚至00后,年輕的大學生正在這里鍛煉成長。

與6年前采訪過的楊忠武相逢,感到格外親切。這位2006年復旦大學化學系畢業的高材生,從最基層的操作崗到副崗、主崗、HSE工程師,直到現在成為克拉采氣作業區經理,經過十幾年的歷練,他已完全退去了初來這里時的青澀靦腆,渾身上下透出沉穩干練和自信,帶領著隊員們沉著應對日常的各類難題,確保西氣東輸的安全。

油田實行改革之后,楊忠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,作為經理,他不但要懂采氣,還要學會經營管理、成本控制以及與承包商溝通協調。他白天工作,晚上加班,幾乎沒有休息的時候,時時襲來的本領恐慌讓塔里木成為鍛煉石油人的大舞臺。

我忽然想起2006年和他同時來油田工作的5位復旦大學畢業生,便問他們怎么樣了?“他們都走了,就我一個人留下來了。”楊忠武說。“他們到外地謀求更大的發展,你為什么不走?”我有些好奇地問。“我對塔里木充滿信心,我堅信我的選擇是對的。”楊忠武說。

克拉,一個金光閃閃的名字。

石油人不但在地下找到豐厚的氣源,把新疆和祖國其他十余個省區市,100多個大中城市接通,也使一個普通的詞——西氣東輸,永遠載入史冊。

    法律聲明: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,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、服務大眾,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,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。[詳細]
責任編輯:田衛軍
0
 熱評話題
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
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彩票助手软件 湖南体彩赛车今日开奖 浙江6+1体彩中奖规则 喜迎棋牌手机客户端下载安 东京快乐8技巧 20选5开奖玩法 赢在投资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… 双色球彩票万能公式 手机看股票行情的软件推荐 湖北快3走势图一基本走势